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南浪子的博客

“清茶几许、人生百味……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站文章除注明【原创】外,均来源于网络。文摘辑翠,配图编辑,增加可读性。阳春白雪、下里巴人,雅俗共赏,欢迎朋友们分享。每天都有新精彩,每天都有新期待! 联系方式:13065197070(weixin号同)

网易考拉推荐

罚款部门对CPI的贡献大于猪 是社会耻辱  

2013-12-05 13:09:11|  分类: 杂侃天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罚款部门对CPI的贡献大于猪 是社会耻辱 - 江南浪子 - 江南浪子的博客

  近日,河南永城市一名货车女车主因不堪忍受公路罚款,负气服农药的报道成为舆论的焦点。所幸的是,这名女车主经医院抢救已出院,有关部门正在展开调查。这件事情重新又把人们的视线集中到公路三乱问题上,更有网友呼吁相关部门对当前公路管理体制进行反思、改革。那么,极端的事件为什么会发生?目前事情的进展怎样?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[微博]、刘戈共同评论。

  不堪忍受公路罚款,河南永城一货车车主负气服农药,车主、执法人员各执一词,事件最新进展如何?极端案例引发对公路三乱的追问。

  11月14日下午,郭万里开着货车和车主温丽一起去送货,当这辆拉着石料的货车路过永城市沱滨路附近时,一辆有交通执法标识的车,突然加速从左侧车道超到他们前面,强行将货车拦了下来。

  郭万里(货车司机):有一辆交通局的执法车,过来强行把我拦下来。拦下来之后说有票吗?我说有票,他说把票给我看看,他说有票,我就不罚你了。

  但这次运政执法人员检查过年票之后,并没有放行,反而叫来了当地路政执法人员。随后,郭万里和车主又赶紧拿出10月29日刚给当地路政部门缴过的罚款月票。在僵持时,有个路政人员告诉郭万里,现在每月只交3000元月票已经不行了。听到这,车主温丽马上乘一辆出租车离开了,当她回来时,手里多了一瓶农药。郭万里说,听到执法人员的说法,温丽打开瓶子喝下了农药。此时也闻讯赶来的车主家人,赶紧夺下农药瓶,寻求救援。

  对此,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队大队长高永福接受采访时表示,事情并不是这样的。

  高永福(永城市公路局路正大队大队长):跟他反映的情况不是一回事。那不是月票,它是,咱没有。我不知道这个月票什么概念。罚过一次,罚过了,你再违章,还得罚你,对不对?就跟车主反复地做工作,你车辆违章,一直在劝解她。

  车主温丽的哥哥说,他们兄妹俩跑运输也就半年多的时间,但他们光罚款就将近20万元。

  记者对永城路政、运政两个部门采访了两点,当地路政、运政执法大队有多少人,每年经费多少,罚款多少,罚款是否返还?两个单位的有关负责人也没能给出明确答案。但常在这一带跑的货车司机、车主们告诉记者,在这里他们被迫购买运政、路政罚款年票、月票来为车辆买保险,但有时这种表现也不保险,这才出现了本节目开头提到的车主喝农药的极端个案。

  目前,服毒女车主温丽已脱离生命危险并出院。河南省交通厅已成立联合调查组,展开调查。

  王梦婕:目前女车主身体较虚弱 精神状况不太稳定

  (《中国青年报》记者)

  刚刚我去了这个女车主的家所在的村子,终于看望上了女车主。她现在身体还比较虚弱,精神状况也比较不太稳定。我刚刚打电话给咱们永城市的市委宣传部一位姓彭的部长,这个部长他说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,而有消息的话,这个消息可能会是通过省的这个调查组来对外公布,统一对外公布,就是这样。

  刘戈:女车主是个新手 对罚款的潜规则理解的还不够深入

  (《央视财经评论》评论员)

  这位货车车主因为是新手,缺乏这方面的准备。我记得,在一个月前,10月31号,经济半小时播出了一期节目,也是说公路三乱的,而且地点也是在河南永城市,也是在这个地方。有一个画面给我印象是非常深刻,就是另外一个车主,早晨起来司机们在出发的时候,他拿这么厚一沓钱,然后每一个人发大概一、两千块钱。这个钱是用来干嘛的呢?他知道今天这一路大概要被罚多少钱,所以他有这个预算。他把这个预算已经打到运输成本里了,他有这个预期,所以他不会去喝农药。

  反过来,我们看这个女车主和她的哥哥,他们是新手,在这之前他们肯定是打听过了,就觉得有这个月票,有年票,有交通局的,有公路局的,那只要我把年票的钱已经交了,就可以了,然后再一算,我大概一个月可以挣多少钱,我多长时间以后就可以回本。那么现在我们看到,他理解的这个潜规则还不够的深入,当她真正的开始运营起来以后发现,原来不是这个样子,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样,只要我买了月票、年票,我就可以超载了。那个超载你只能超载一点儿。比如说50吨的车,你只能超载到60吨。你有年票也好,月票也好,是管这个的,如果你要再有多超了以后,那一部分,还要罚你的款,这部分是在她预算之外的。所以在这个时候,她觉得她做了一项失败的投资,所以她非常着急。

  此外,公路三乱的问题,我们从1994年开始问起,到现在,我们不断的去问,但是这个问题仍然存在,而且愈演愈烈。

  马光远:事情发生后 我们看到的是相关部门的冷漠、冷酷、冷静

  (《央视财经评论》评论员)

  这已经不是河南永城的一个特例了,我们节目做公路三乱的专题已经做了很多次,上个月我们还做了,还提到了月票的问题,就说各地都有月票,有了月票以后,就等于领到了一个通行证。但是现在我们来看,这不等于通行证,这等于是你有了一个基本的门票,我们经常说,在中国的公园里边,你每到一个门票以后,你进别的门,还得有门票。这给人一种感觉是什么呢?你拿着这个月票以后,你在路上可以跑的,但是不等于我不罚你的款,因为这不是套票。

  我看到这个案例的第一眼到现在,我都非常平静,因为我看到相关部门比我还平静,14号发生这个事,一直到媒体做出披露以后,相关的部门才做出成立联合调查组,才进行调查。我们看到的是冷漠、冷酷、冷静,我们现在等结果。我估计结果出来以后,肯定不是我们三个想的。所以这个事情一个极端案例出现以后,当然我们说很多事情都靠极端案例来解决的,但是我个人对这个事情,我认为即使出现了这么一个极端案例,《新华社》发出三问,说月票怎么回事?究竟养了多少人?这样做对不对?当然我可以发出三十问,三百问。

  刘戈:现在这些部门是在以罚养人

  (《央视财经评论》评论员)

  大体的分工,以及它的经费来源还是清楚的。比如说在这里面它为什么会有一个运政,会有一个路政?运政是属于交通管理部门的,是政府的公务员,是属于县政府的构成机构、组成机构。另外下面还有一个公路局,公路局是一个事业单位。在有的县里面,公路局属于交通局下属的二级事业单位,那么永城市是一个县级市,在这个市里面,公路局和交通局是并列的,但公路局是属于市政府直属的事业单位。所以它和交通局是两套体系、两套人马,所以要各收各的费,所以他们就划了一个地盘。如果是这个车加宽、加高,做改造了,那么这一部分归交通局管。这一笔钱,就是年票归交通局收。另外你多拉了,多装了,这一部分归公路局管。而公路局本来是一个事业单位,所以他有大量的人员需要供养,以前还有一个省道,或者县道就二级公路以下的收费,那么现在收费项目也没有了,那么这个时候,这些人怎么养?靠什么?最后只能靠罚款。现在看起来是罚,实际上是养。

  其实很多管理部门都可以在路上查车,但是我们在治理三乱的规定以外,比如说林业部门,路政部门和交管部门可以设卡,但是流动的去查,它显然是违法的。他不能流动的拦车来查,他可以有自己的关口。在这个时候,它可以有超载的检查站,可以查。因为本来就是违法的,那么这也查的所有的这些机构里面,我们看有的叫做政府机关,有的是行政部门,有的是事业单位。而政府机关里面也有什么行政编制的公务员,也有事业编。尤其像公路局,这叫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。也就是说这样的一些事业编制,都需要自己来筹措经费,那么从哪儿来呢?以前是从二级公路等等这样的一些收费来,那么现在很多费没有了,有些费并到税里面啦,地方政府拿不到了,那么这个时候他怎么办呢?他靠罚款。

  马光远:管理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利 罚款的目的就为了赚钱

  (《央视财经评论》评论员)

  现在事实上我们做了这么多期以后,我们一直想明白三个问题。第一个,我们每年究竟罚了多少钱?事实上我们去查这个账查不清楚,最后我们估算多少?我们估算差不多是三千个亿,而中国最赚钱的公司——中国工商银行(3.82, -0.05, -1.29%)赚的钱是2386亿,这个罚款远远高于他。第二,究竟养了多少人?一旦出现公路乱罚款以后,你到他那个地方,出事儿的地点,你查说究竟你们单位有多少个人?他不告诉你。第三,这些钱罚了以后,有多少上交?他也不告诉你。所以成了完全一笔糊涂账。一旦公路作为一个政,叫路政,运政,作为一个政的话,就是管理。那么管理的话,我们发现这个管理已经变成了一种利益,就是他管的目的是为了获利,罚款的目的就为了赚钱。

  邬跃:在物流领域里 应清晰市场和政府的角色

  (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院长 《央视财经评论》特约评论员)

  中国的物流来说,第一,行政上它划分不同,比如说它分不同的运输方式,比如物流里头有公路、有铁路,有航空、有水运等等,它分别在不同部门进行管理。第二,它现在落到市场,但是市场到底管什么,政府管什么?这个事从物流本身来说,大家确实研究不足,虽然说从中央这次新的三中全会提出来要归市场,但从物流本身来说,从物流领域来说,从环节来说,哪些是应该市场来做的,哪些是由政府做的?这个事可能现在还不是太明确,所以这次中央提出来,可能在物流领域,我想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,重新再消化这个东西,再重新分析、认识,哪些应该放开,哪些还是应该政府管。

  刘戈:在这个过程当中 我们看不到政府更好的发挥作用

  (《央视财经评论》评论员)

  政府应该更好的发挥作用,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们看不到政府更好的发挥作用。公路局本来是一个事业单位,但在一定程度上,它又扮演一个政府的角色,因为它有罚款的权利。三中全会的公报里面也明确提出来,我们的事业单位要去行政化,所以以后对于这样的一些具有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,它到底应该怎么走,三中全会已经提出来这样的一个路线图,而且时间表应该在2013年,应该治理体系基本上能够建立起来。我相信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。

  马光远:罚款部门对CPI的贡献大于猪 公路三乱是我们社会的耻辱也是法治的耻辱

  (《央视财经评论》评论员)

  公路三乱,影响政府形象,这已经不是说我们三中全会提出的要求,这是一个非常低的要求。你怎么样做一个合法的、有形象的,形象比较光明的一个政府,而不是成一个上路就去罚款、抢钱的机构?这是我们最低的一个要求。我曾经开过玩笑,我说在我们每个月的CPI里边,我们老是把责任归到猪的身上,说猪肉价格上涨,又提高了CPI,事实上我们看一下罚款的话,我觉得罚款部门对CPI的贡献绝对是大于猪,我认为这是我们社会的耻辱,是法治的耻辱。

点评:公路一通,黄金万辆。官员的逻辑是,司机超载了,违章了,就应该罚款。根本就不考虑司机的承受能力,司机为什么要违章。而且高速公路收费钱太好赚了。北京机场高速早就收回投资了,现在还在收费。这是政府违章了吧,为什么不罚。
如果你喜欢此日志,请点击日志左下方的“推荐”,让大家分享,
也欢迎你点击日志右下方的“引用”(转载),也算
是对江南浪子的支持,谢谢!!!!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